最好免费观看韩国日本

陕西航天医院欢迎您!!设为最好免费观看韩国日本 | 收藏本站
推荐阅读

【新知】中国之声——医改微表情

作者:中国之声  发布时间:2014-09-16  阅读量:

中国之声医改五周年特别策划《医改微表情》今天刊播第一篇:《笑脸》

2009年,《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关于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意见》发布,新一轮医改正式启动。5年来,全民医保体系不断健全,报销比例和保障水平不断提高,普通百姓实实在在享受到了医改带来的好处。但不容忽视的是,饱受诟病的看病贵、看病难问题仍然没有得到充分解决,医患矛盾还没有得到有效缓解。

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,要坚定不移地推进医改,用中国式的方法解决世界性的难题。医改五年,哪些探索明确了方向?哪些问题还需要重点谋划?从今天起,中国之声推出特别策划《医改微表情》,通过5位典型人物5年的心路历程,展现中国式医改的进程,探寻进入深水区的医改究竟该何去何从。今天刊播第一篇:《医改微表情·笑脸》。

每周一、三、五早上6点半,朱其凤都得准时出发,步行十多分钟到合肥长丰县医院做透析。6年前,几乎与汶川地震同时,她被确诊为尿毒症。朱其凤:“正好是两点多给我的化验报告单,那天正好还是护士节,我说我这一辈子就跟护士打交道了。”即便说起当年的遭遇,朱其凤也带着笑,每天傍晚,你还能看到她在街上慢跑或者快走的身影。但正是这场病,使得她只得告别在苏州刚刚开起的小饭馆,和女儿在长丰落了户,离在合肥市里打工的老公近一点。

二十几张透析病床,每天都挤得满满当当。护士在她左臂插进一进一出两支输血管,将血液引入旁边的透析机,把毒素排出体外。4个小时后,透析结束,朱其凤拿着诊疗单,直接下到一楼大厅去报销。朱其凤:“440,这是不报销的(价格),就只有这80块钱是应付的钱……”

因为新农合政策,朱其凤每年只需交几十块钱,就能报销看病花销的大概六成,再加上民政部门年底1万多的大病补助,朱其凤一家的生活得以勉强维系,只是走到哪都能享受同样报销比例的梦想还难以实现。朱其凤:“以前生这个病,看不起就死了的真的很多,结果村里人一看,报销比例那么高,下半年全都去买了,都没有人鼓动……”

缪梦婷:“我看我妈妈回来那么累,如果再烧给我吃的话,她就会更累了……”女儿缪梦婷刚刚开学升入初中。看着她,朱其凤的笑容又多了许多温暖。记者:“你有什么最大的希望嘛?”缪梦婷:“我就希望,长大了能给妈妈换肾。”女儿的这句话,让记者唯一一次看到朱其凤红了眼眶。她用手捂住了嘴,却仍然在笑,笑着拒绝女儿,没有让泪水流下来。

新农合大数据:2003年,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在部分县(市)试点;2010年,逐步实现基本覆盖全国农村居民;2013年,全国8.02亿人参加新农合,参合率达到99%,参合农民政策范围内住院费用报销比例达到75%以上,门诊实际补偿比超过50%,全国累计受益19.4亿人次,同比增长11.3%。

中国之声医改五周年特别策划《医改微表情》今天刊播第二篇:《坚定》

王杉,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院长。他着白衬衫、西裤、旧皮鞋,隐约看得见白发、却看不出表情。早晨8点,距离上班时间还有半小时,他的办公室大门敞开,不断有人进出,他的手机一直调在静音状态。

记者:您两个手机有什么区别吗?一个是家人用的?

王杉:没有,是我06年刚接院长的时候有很多骚扰电话,06年党政班子是都换了,都是新人。大家在下面传着开玩笑说,一个傻博士班子。

记者:您都知道?

王杉:诶,都听到了。(但是)这些都不重要,但是(而且还)遇到了三年的运行赤字。你说你赤字大家真的不相信,说我看个感冒就花多少多少钱,怎么会赤字?!我说,我有个一分钱梦想,我就想知道一分钱怎么进医院、怎么走、怎么出去,死都想死得明白,到底是盈利还是亏损。

2006年,王杉就任院长。上任两个月,王杉自己下文儿免去自己的外科主任职务,最后的退路也没有了;几乎在同时,人民医院信息化改造项目上马,从住院和医保系统开始,所有医生亲历工作习惯的颠覆。相比整个国家2009年开始的新一轮医改,人民医院提前三年起跑。

王杉:上新系统时老系统还在并行,双岗双核呀,这就在无形中增加了工作量。有5个多月我是知道的,医院上下黑着脸都在骂。那以后医院开始改善了,大家反而觉得,看看他还能折腾出什么?

而今天,无论是王杉还是一线的医生,都已没有8年前的困惑。

王杉:我们北大人民医院现在已经可以做到全员追踪、全程追溯,还可以做到个体化的纠错。按传统的模式,一个人就诊,单交费环节,最多可以交8到9次。现在我们可以做到一次就诊交一次费或者多次就诊交一次费。严格地讲,是你把钱押到银行了,人民医院的系统跟银行结算。听着特简单吧,干着真难,改变了128个流程。

开完上午的会议,王杉和院长助理刘帆并排往办公楼走,两人的背影都有松了一口气的意味。对于王杉,这样的松懈稍纵即逝。这位把医院当作现代企业在经营的院长,八年来始终紧盯这驾庞大沉重的马车的去向,偏移或后退,都是他难以承受之重。

公立医院改革大数据:我国800张床位以上的医院,2005年是284家,7年后的2012年,递增近4倍,达到1059家;2010年,国家确定了17个国家试点城市,各省选择了37个省级试点城市作为公立医院改革试点。今年6月,第二批城市公立医院综合改革试点在34个城市启动。

中国之声医改五周年特别策划《医改微表情》今天刊播第三篇:《喜悦》。

如今杨文秀的10多家医院在全国各地开花。采访的地方是他在北京宝岛妇产医院的12楼办公室,几年来,他大把的时间就在这里,喝茶,聊天,听新生婴儿如仙乐一般美妙的哭声。

杨文秀:“第一个,娃娃在我们这里落地,平安地生出来,我是最开心的。每天都有开心的事儿,做这个产科和别的不一样,每一天都有新生儿出来,非常开心。每天都看到他们的笑脸。”

但杨文秀心里也装着忧虑。百万年薪的专家请过来,先要耗几个月去考试,再有钱他也心疼;好不容易盼星星盼月亮等到了医生多点执业放开的佳音,但要请到专家依然不那么轻松。

杨文秀:“好,你要多点执业,我就卡你。每天完成多少任务,他把任务都给你加大了,你根本就完不成,根本做不了多点。政策说了算还是院长说了算?院长不放你,你政策是政策,白搭。”

让杨文秀揪心的,还有民营医院的口碑。说起这些,杨文秀收起了嘴角的微笑,这些年,他也因此吃了不少苦头。

杨文秀:“民营医院里面有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我们就想,越规范越好,越规范越好,不规范的话就狠狠给他打击,让他关门,让他倾家荡产。”

采访那天,台湾海基会医药卫生参访团来参观北京宝岛妇产医院,听到海峡对岸的同行对医院的各种设施、服务不断发出惊叹声,杨文秀谦虚地忍着嘴角的笑容。只是被同行问到未来的蓝图时,藏了半天的笑还是展露无遗。

杨文秀:“现在有很多地方,卫生局都过来,像你们这样的医院能不能去我们那里复制这样一个医院。因此我们下一步正在考虑在全国开连锁,但是我们连锁开得多了,我们还是打算做上市,以后欢迎你们买我们的股票啊!谢谢你们!”

记者:“如果让你总结这五年来的心情,你会用一个什么样的词?”

杨文秀:“喜悦!天天都是喜悦的心情!”

记者:“那未来呢?”

杨文秀:“阳光!随着医改的不断推进,我相信民营医院会越做越好。”

截至去年3月末,全国民营医院已经发展到1万多所,比2012年同期增加1300多所;民营医院占全国医院的比例由2012年同期的39.6%提高到43%。公立医院数量逐渐减少、民营医院迅速增加。

中国之声医改五周年特别策划《医改微表情》今天刊播第四篇:《焦虑》。

对刘文的采访,一直是在车里进行的。一整个上午,跟着她从西三环到南四环,再直奔大北边儿的昌平,再折回城里。如此“跑南闯北”,目的地只有一个,医院。刘文曾经在医院做过十年药房,如今做医药代表也快十年。

一进门她就提醒药剂师,又有一种药快停产了。

刘文:我跟你讲,这个你也多备点吧,马上也没了!我们那天问他了,说厂家也准备停产了。

药师:你知道我们最愁的是什么呢,就是便宜药。到处药都没有。你看这个药,招标招1块钱,没了。就来了两次就再也没有了。所有的小药,就那些几毛钱的,维生素B4啊什么的。现在小药真没办法,那降到1块钱,人家咋生产啊?

刘文:就是啊,你看看。

刘文告诉记者,这几年经常一大早接到医院电话,为了配齐断档的廉价药而四处“找药”。记者在医院药房的电子系统里发现,维生素B、黄连素、通便灵、甘草片,这些低价药后面都标识着——无货。而药厂提交的缺货证明中均写着由于“原价上涨”,“成本提高”等原因,无法供货。

近年来,为缓解药价虚高,老百姓“吃不起药”,我国先后进行了三十多次药品“降价”,如今不少原本就便宜的药被“限价”后,出现了价格和成本的倒挂。

刘文:便宜倒找不见了,成本都不够了谁会去卖这个东西呢。本身它利润就很少。

记者:很可能会有水分或者改包装。

刘文:对,它会从药品生产和采购各个环节去压缩成本。医院那边也很为难,如果你这个价的没有,我就要找更高的价格。比如换了包装的,玻璃瓶换塑料瓶,片剂变胶囊。这个就要去报批,新剂型,人力物力大量浪费。

根据统计,目前,我国经典低价药正在以每年十几种的速度“消失”。

低价药消失,高价药繁多,是近年来药品市场的一大怪象。过去几毛钱一支的氯霉素滴眼液、2元一支的红霉素等低价药在市场上一度失踪。今年5月,国家发改委首次取消低价药最高零售价,改为企业自主定价,目前效果尚待观察。

中国之声医改五周年特别策划《医改微表情》今天刊播第五篇:《困惑》。

走进狭长的豆腐池胡同,京味十足的鼓楼中医院便在眼前了。

康佳是一院之长,医生们的工资怎么发,月底的水费电费多少钱,她得操心。她困惑的是,中医医师针灸一次4块钱,推拿20分钟20块钱,医院的收入确实依赖中药,如果按照医改提出的医药分开,这对中医未来的发展而言,究竟算不算一剂良方?

康佳:“医生啊,如果说再有多高的精湛的医疗,如果药是假药,发挥不出你的那个诊疗的水平。在医院呢,我们进来(药),我们那个老员工都是几十年的,从外观看啊,味儿辨认啊,我们还有这样一些把关的机制。医药给它分开了以后,一个我们对它的好药监控失去了。”

时代让大家过上了快节奏的生活,中医医师的考核也同样遭遇快餐化要求。摸读过一本本名家医书的陈生对此也心生疑惑:历代中医大师呕心沥血一生钻研,留给后代的医学经典常常不过一本薄薄的册子,如果中医医师也被要求快速出成果,这些成果究竟能经受得起多长时间的考验?

陈生:“我们现在很多的科研成果,这个转化率不足,有所谓脱节的一个方面。那么我个人认为,也不排除就在你自己做的某些科研课题设计里面,存在着这种所谓的不严谨,或者说是你不踏实的这样一种状态。而这种状态的改变呢,是需要人们静下心来做的。”

2009年3月,全国医改启动。2010年10月,《北京市发展中医条例》实施。中央财政投入2.93亿元,支持175个地区开展中医预防保健及康复服务能力建设。新发布58个中医临床路径和中医诊疗方案。


医院地址:陕西西安市灞桥区田洪正街303号 联系电话:029-83601065 029-83603347